设为首页|加为收藏|热线电话:400-080-0971

青海热线官方认证微博:

文化频道>文化资讯>正文

【偏见】萧元:被体制内轰到体制外到亿元大盗

关键字:搜狐是一个的人文化芙蓉
核心提示:导语:  7月21日上午,广州美术学院图书馆原馆长萧元在广州中院受审。检方被指控其贪污齐白石、张大千等名人的画作100多幅,涉案金额约亿元。在几年时间里,萧元用自己临摹好的赝品,掉包馆藏的张大千、

  导语:

  7月21日上午,广州美术学院图书馆原馆长萧元在广州中院受审。检方被指控其贪污齐白石、张大千等名人的画作100多幅,涉案金额约亿元。在几年时间里,萧元用自己临摹好的赝品,掉包馆藏的张大千、齐白石等书画家的143幅书画窃为己有。这些真画有100余幅已被萧元委托拍卖公司卖掉,价款3000多万元,剩余画作经评估价值7000多万元。

  就像大多数贪污腐败一样,大多数人等待着围观“坏人”的下场。搜狐文化独家采访萧元挚友,第三代诗歌代表人物杨黎。他所认识的萧元到底是谁?

\

  搜狐文化:得知出事以后,您的第一想法是什么?

  杨黎:是震惊,以为是不是搞错了。随着对事情的更多了解,是遗憾,是为之可惜。不过值得欣慰的是另一点,他犯法了,只是这个犯法还不那么恶心、不那么十恶不赦的人。我们要认识到法与法是有差别的,犯法也是多种多样的,有一些法犯了,除了法律制裁外,我们从道德上还十分鄙视他。感谢上帝,我的朋友萧元不是这样的人。你说他要是变态杀人犯、强奸犯什么的,我会多害怕、多后悔,那又好意思告诉别人我认识他呢?

  刚才我在来见你的路上,经过彩虹路,心中怅然若失。2013年底、2014年初,我和他在那里一家商务酒店见了最后一面。当时他跟我做了一个访谈,做了整整一天。晚上,在酒店旁边的一家餐馆,他请我喝酒。

  搜狐文化:据说他在做访谈之前,会做非常充足的准备,工作非常严谨。

  杨黎:也许吧,我不怎么清楚。不过我知道他以前做过一个关于谢德庆的访谈,就叫《做壹年》,做得却非常成功。这个访谈,后来成为这方面的范本。而他做的其他访谈,包括我的,我们都还没看见,希望今后能够看见

  搜狐文化:他在生活上是一个大手大脚的人吗?

  杨黎:看不出来。有段时间他到北京以后就住在天伦王朝,五星级的饭店。那是很大手大脚的,不过那不是他的钱。当时他是《波斯经典文库》的责任编辑,属于外事活动,他们出版社拿了一笔钱出来。这个书后来获得了“伊朗国家总统奖”,江泽民把它作为礼物送给伊朗总统的。至于说到其他时候,倒没有看出什么高调。我现在回忆起他,有一两句话,他跟我说过几句话,有一两句话我是不爱听的,那是他刚好发财后说的。

  搜狐文化:做什么发财了?

  杨黎:他自己说的。到了广州以后很穷,大概2003年吧,恰好也是房价最低的时候,他就去买了一套房子自己住,然后觉得那个房子太远了不好住,他就把它卖了,卖的时候房子涨价了。他觉得这个挺好,他就开始去买房子卖房子、卖房子买房子,然后一下就成为一个有钱人了。他就跟我说过一句话,“杨黎,我们青春都献给文学了,我们好傻,你看赚钱多容易,多好的事情”。这句话我一直是不爱听的。北京有钱的朋友很多,他那点倒房子的钱,真不叫钱,所以他也很低调。然后又搞艺术品交易了,好像也发财了,但没想到是什么原因,只知道他能干。

  搜狐文化:这种事您也无法细问。

  杨黎:没必要去细问,这些东西都是有人发财的,他带着好多朋友去买了画,不是也发财了?我当时就觉得当代艺术是赚钱的,还让他带我去。他却从来没有答应。不过他这时爱给我说有另一句话,我觉得很大手大脚、像个土豪,只是爱听。他说:杨黎,你好好干诗歌,需要钱我来出。这句话听了是很温暖的。我说好,你挣,你来用。好在我还没用,要用了那是不是就说不清楚了?

  搜狐文化:萧元是一个成功的编辑,一个才华横溢的评论家,一个作家,这是他的百度百科的介绍。而作为一个朋友、一个同行,在您的心目中,萧元又是什么人?

  杨黎:对,他首先是一个眼光独到的编辑、一个卓越的批评家和一个前途广阔独到作家。有时候,他还是一个愤怒的中年人,一个轻微的偏执狂。不过我最愿意为你们介绍的萧元,是一个很有品位的屌丝。为什么呢?你看伊朗总统给他们颁奖的时候,有一张合影,一群西装革履的人里,他作为主创人员和责任编辑,应该是最主创的人员了,却穿了一个T恤在那里,显得格格不入。那他就是我的朋友,他可能是一个文物盗窃嫌疑人,但绝不会是低品位的土老肥。

  搜狐文化:讲一些他的细节。

  杨黎:我给你讲一个小故事。他在广州的时候,一个湖南的朋友给他打电话问“你干嘛呢?”他说,“我在发愁呢”。对方问,“你愁什么呢?”他说,“哎呀,没钱啊”。那个人好像是有点钱,说“需要多少嘛,我给你划点过来?”他说,“我需要一个亿”。萧元很认真的说。的确,有一段时间,萧元真的到处找一个亿。他说他想拍一部电影。他自己写,写完了自己拍,自己当制片人。你问他拿那么多钱干什么呢?我们不可能知道。人在一个问题上永远是最清晰,也永远是最糊涂的——那就是挣钱。你问他们你干嘛?他们会坚决地说挣钱!挣钱干嘛?这时他们都不坚决了。

  每个人挣钱都想,挣钱干什么?没人清楚,都是被贫穷所逼迫得挣钱。每个人都是穷人。我和你比,我是个穷人;你和他比也是个穷人,但我们需要多少钱呢?而萧元拍电影,算一说吧,但我敢肯定和他的文物盗窃没有直接关系。

  搜狐文化:说一说他在【芙蓉】时期?

  杨黎:他在文学上是一个比较低调的人,但却是一个有眼光、有魄力的优秀编辑。九十年代末本世纪初,他作《芙蓉》主编的时候,做了一些很大胆的举动。第一个举动就聘请韩东做编辑,一个体制内的刊物(湖南出版社)聘请一个体制外的作家当编辑,在以前说起来是一个大胆的壮举。当时70后作家处境被妖魔化了,被美女化了,被通俗化了。萧元和韩东两个人一起做了一件事情,就是重塑70后。使真正的70后的写作者成为中国文学的代表。他们有尹丽川、有李红旗、有乌青、有竖、有沈浩波、有巫昂等等。对文学来说是有很大的贡献和功劳的。

  搜狐文化:他推起来的这些作家比他还有名。

  杨黎:这是一个编辑的修养和大度,也是他文学上的低调。他后来写小说也用笔名“北方”,没有用萧元。在九十年代末本世纪初的时候,《芙蓉》也算得上中国文学的一面旗帜,然后很快的就和网络联手,当时我们有一个橡皮文学网站,橡皮和《芙蓉》是紧密的联合在一起的。我们橡皮的头条基本上就要上《芙蓉》,《芙蓉》的头条也基本上是我们橡皮的作者。我关于废话理论的旗帜性的文章——《打开天窗说亮话》,也是发表在《芙蓉》上的。《芙蓉》对当代文学很有贡献的,这是一个主编的贡献。即使这样,因为理念和文学意识的差异,湖南作家的作品很少在《芙蓉》上发表,于是萧元就遭到了湖南作家的攻击。最后把他赶走了,实际上他走得很悲壮的,他去了广州。

  搜狐文化:从1998年到2002年,也就当了五年的《芙蓉》主编。

  杨黎:对,五年就做那么多的事,那么大的事。到了广州以后,作为图书馆馆长,他觉得对他而言就是一个闲职,所以他准备好好写小说。他从2001年的时候就开始小说,写了很多,第一篇小说在自己的《芙蓉》上发的,最后一篇小说就是在《橡皮》上发的。但是现在为止他还没有一个长篇,这是他的遗憾,他写了很多中短篇,都写得很棒的。我很推崇他的小说,个人认为在中国应该属于出类拔萃的几个人之一。

  搜狐文化:您曾经评价他的书说“真实得可怕,真诚得可怕”。您能具体聊聊他的小说创作对现实的观照吗?

  杨黎:说到底,作为一个有一定阅历和经历的人,他对世事的感觉是很清晰的。他的小说里面对这些小人物的描写很伶俐、很幽默,虽然在嘲笑他们,但是也有一种忧伤,更多的是一个当代人的当代性,那很全面的。不知道这句话你能不能理解?当代人的当代性是很全面的,不是我们简单的所谓的深入生活。传统的作家理解生活,那种理解总是有一种从外面去验性、去深入,像采访一样。而萧元不是,他本身就在当下,就在生活中。

  搜狐文化:一个人生活错了,但他艺术上是对的,但他生活上还是错了。

  杨黎:他内心肯定是有驱动的,这种驱动是他面对金钱的那种驱动。作为一个才高八斗、自视很高的文化人,他面对某种挫折以及生活上的某种失败,心里可能会产生变化的。用他自己的话来说,刚到广州的时候,身上不到10万块钱。一个四十多快五十的人,要重新安家,还是可以伤感的。所以,在这种情况下,金钱对这个时代、对每个人都有诱惑。他君子爱财取之无道,这个“无道”就是他违法的东西。实际上我们不对他进行辩护,我对法律也不懂,所以也没有必要辩护。但有一点可以证明的就是,如果他没有去广州他就不会犯这个法。如果他继续当《芙蓉》的主编,再当5年嘛,多好。

  搜狐文化:没有事情可以假设。

  杨黎:他再做过五年主编就满十年了吧,十年以后可能心态也变了,什么都变了,就不会有这种机会。我们想告诉别人的就是这是一个犯了法的人,他现在作为犯罪嫌疑人,马上就要宣布,也许是很高的刑期,能够活下来我们也很感激。我认为这个人作为朋友是可交的,作为同行是可敬的。我想,也许我只认识北方,我不认识萧元,那么就是另外一回事。我想告诉读者和网友,如果你们去读他的小说也许会喜欢,如果你是一个像我们这样的文学朋友,和他交流比较深入,你们会感觉这个人是有他极端的一面,脾气有时候会有点爆,但这个不影响他作为一个出版人的眼光。我们说一个出版人,我们评价他好坏的标准是他编了什么。他作为主编,这个主编当得好当得不好,是他编过什么,我们不说你做过什么好事,你遵纪守法就是一个好主编,肯定不是这样的。

  搜狐文化:庭审报道中还提到,他当初做这件事的时候,图书馆里只有他一个人真的懂画,其他的管理员只会点数,他们根本看不出这个画的真伪,所以做这件事情根本不会被发现。

  杨黎:这个不成为他敢干事情的依据,别人都不懂,这个是前提。但这也是侥幸心理,总有人是懂的,进入市场以后懂的人就多了对不对?除非你偷了以后悄悄放在家里自己欣赏,但是以萧元的性格他欣赏它干嘛?他肯定把它转化成经济价值。

  搜狐文化:盗画事件是在香港拍卖会上被校友发现的。

  杨黎:这个学校是很失望的,萧元跟我说过一件事情,能证明对这个学校、对中国教育、对艺术的失望。他说,我们一个广州美院,一届要招几千万把新生,每年都招,这个世界上需要那么多画家吗?因为大家把读大学都当成一种自救,一种需要了,考不起大学就考艺术院校,也是一种混法,这个世界都变成混了。这不仅仅是体制的问题,这个想起来会让人觉得虚无,对人生是一种悲哀,充满了悲观的感觉。每一个家长都要求自己的子女要去读大学,他们肯定不会读蓝翔技校。萧元也经常有这种感叹,美院毕业的学生现在能获得什么呢?所以想起来也很虚无。在这种虚无之下,那假画换真画,好像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  搜狐文化:谢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。

  杨黎:应该谢你们,算帮我给朋友一个问候。

  搜狐文化:还有什么想说的?

  杨黎:呵呵,我觉得这句话我现在很喜欢,那就是存天理、灭人欲。

  搜狐文化编辑孙钰采访整理

前往热线论坛讨论该文
相关阅读
有图有真相
频道推荐
  • 女人频道
  • 文化频道
  • 旅游频道
周点击排行榜
青海资讯
更多>>
今夏,祁连再次聚焦世人目光——写在祁连山草原风情文化旅游节

今夏,祁连再次聚焦世人目光——写在祁连山草原风情文化旅游节

     相约祁连,串缀情结,相遇美丽,邂逅不老的山水情缘。   不可...[详细]
娱乐星闻
更多>>

2015世界旅游小姐大赛青海赛区活动正式启动

2015世界旅游小姐大赛青海赛区活动正式启动[详细]
教育动态